首頁 > 新聞中心 > 都市新聞 > 正文

書寫新時代夢想 我們一直在路上——傾聽懷化日報社蹲點記者真情流露

奮進路上,幸福隨行

蹲點記者:

蘇知花(70后,從事新聞工作11年)

陳湘清(60后,從事新聞工作近20年)

1

(靖州老鄉拉著記者,要大家伙嘗嘗她家的楊梅)

1

(文字記者蘇知花在采訪村民)

楊梅紅了的日子,我與攝影記者陳湘清來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縣蹲點采訪,近距離感受“壯麗 70 年,奮斗新時代”的靖州印象。

一路向南,在前往靖州途中,落霞余暉下的江市特大橋格外壯觀。憑著攝影記者的敏感,陳湘清立馬下車,架上照相機,用上無人機,捕捉江市特大橋靚麗的身影……“

你拍攝著橋,我在記錄著你……”我笑著說。

“ 我們第一次合作成功 ……”他笑著回答。

這是我們第一次合作采訪。作為不年輕的記者,我們對于采訪依舊滿懷熱情。就在剛過去的一個多星期,陳湘清還沒有來得及回家住過一晚,先是到長沙采訪靖州在那里舉行的楊梅品鑒活動,然后又到溆浦縣大江口鎮報道當地舉行的大端午龍舟賽,緊接著又有了此次靖州蹲點之行……

靖州是我的家鄉,記得上世紀 90 年代在縣城求學時,有個木洞村的同學,他的父親背著一簍楊梅前來看他,引得同學羨慕。那時的楊梅可是個稀罕物,不知道當時有多少同學像我一樣暗地里咽口水……

而今在外地的靖州人,想解一下楊梅饞,就可以叫家鄉的親朋好友寄快遞,要是以前,還真得回來一趟。

是啊!靖州楊梅聲名遠播,老百姓的日子也越來越好!

在靖州蹲點的日子,多是炎熱天氣。我們分工依然明確,文字記者在楊梅基地跟農戶攀談、記錄,攝影記者找角度、找素材,全然顧不上曬紅的臉和不停流下的汗水。

在楊梅加工車間,為了拍到滿意的流水線生產鏡頭,我們在相對密閉的空間足足呆了一個小時,出來時,衣服可以擰出水來。

“你們真的太拼了!”隨行的靖州宣傳部的同志對我們點贊。我們只是笑笑,這不算什么!記者不就應該是這樣行走在田間地頭、廠礦車間,腿上有泥,心中有光嗎?

“記者同志 ,楊梅隨便吃啊!你們的宣傳幫大忙喲,我們的楊梅越來越好賣了。”以前采訪過的老鄉的話語讓記者心里暖暖的。

追隨著靖州楊梅產業發展的足跡一路采訪、一路拍攝……從楊梅生態博物館到木洞楊梅產業園,從木洞莊園到苗侗團寨……我們不會因為行程的緊湊而心生倦怠,相反因為感受到了靖州日新月異的變化和人民生活日漸幸福而心潮澎湃。

紅紅的楊梅承載著鄉愁,致富的夢想暢銷遠方……

在靖州,楊梅產業真正成了富民產業!這里有勤勞的人們,有遍布楊梅村的電商平臺,有楊梅深加工企業……

我們通過航拍鏡頭看到,郁郁蔥蔥的楊梅林生機勃勃,楊梅博物館鼓樓林立,平坦的鄉村公路一直延伸到遠方……內心充滿感激:奮進路上,幸福隨行!

分割線1

夢之旅

蹲點記者:李青青(85后,從事新聞工作11年)

3

文字記者李青青(右一)和攝影記者陳湘清(左一)在采訪中

2

記者李青青(右二)、陳湘清(左一)在采訪中

蹲點采訪之旅,細想品味之后,我把它總結為夢之旅。一路行走一路遇見,有大家的夢,有個人的夢,有自己的夢。

此次蹲點在中方縣桐木鎮大松坡村和半界村,兩個村都因產業發展,老百姓致富,被評為了小康村。幾天的相處中,我深刻感受到了他們甜甜的“田園夢”,也勾起了埋藏在心底對鄉村生活的期許。

兒時,老家也有一口老井,井上蔓延有一棵葡萄樹,井水清涼,葡萄酸甜。閉上眼抬起頭,感受夏天的風吹過,清新,是鄉村生活最美好的體驗。但是,當你轉頭,看到調皮膽大的孩童對架上的葡萄垂涎欲滴,偷偷攀爬采摘,最終招來主人驅趕謾罵逃跑不及時,鄉村物質缺乏的痛那么明顯。記不得是來源于哪里的啟發,小小年紀的我就想,鄉村的房子應該被花草包圍,如果藤蔓類的植物鑲滿墻壁那就是最美的,小孩子也不會“偷吃”,因為家里種有各種各樣的水果……

所以,當我看到大松坡村漫山的葡萄時,內心居然有“觸電”的感覺。同行的朋友更是直白地說,實在羨慕這些葡萄園主啊!是的,我們每一個人心底都深藏一個“田園夢”,高興的是,新時代的美好鄉村,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奮力追夢。

半界村的村支書向往,人如其名,為了向往的生活努力前行。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不一樣的光芒。聊到他不健全的手臂時,他非常坦然,告訴我們,5 歲的時候,因為一次意外,他的左臂截肢導致了三級殘疾。唯一覺得遺憾的是,年輕時高考發揮不錯,無奈因為左臂殘疾沒有被錄取,與大學夢失之交臂。

“不過,大學夢,我現在圓了。”樂觀豁達的向往笑著說,為了拓寬視野,多學習農業農村發展的相關知識,他參加了懷化市廣播電視大學的學習,不僅圓了自己的大學夢,還與不少農民致富帶頭人成了同學,相互探討、相互取經。

了解了向往的經歷,我覺得不論在農村還是在城市,只有心中深藏情懷與夢想,才是實現個人價值的硬核所在。

青山綠水里,飄香果園下,感受與品味這些“田園夢”“大學夢”“致富夢”“團圓夢”……夢想在一步一步實現,夢想也在一步一步升華。

行走在新時代的鄉村,因為村組道路都已硬化,果園也是規劃有序,我的腳下雖沒有沾上太多的泥,但心中的光卻因為一張張笑臉,一個個夢想而更亮了。

“謝謝你們到來,有你們的傳播推動,村里的知名度就會更高,就會發展得更好。”每每聽到這樣的感謝,身為一名記者的使命感、責任感便愈發強烈。每一次的深入基層,用心傾聽,每一次的遇見真善美,訴說好故事,都是我們身為記者的職責,而這又何嘗不是一次次自我的洗禮與激勵呢?

我想,我的夢想就是,在新聞工作的路上,心存明月,向陽前行!

分割線1

打開山門,迎來的是無限春光

蹲點記者:諶孫存(70后,從事新聞工作9年)

2

(記者諶孫存在兵書閣村生態產業園采訪取蜂蜜工藝)

6月下旬,我來到懷化的最南端——通道侗族自治縣蹲點采訪。這是一個湖南省深度貧困縣、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但是近年來該縣在國家扶貧政策的引領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說明來意后,通道宣傳部的相關負責同志說:“我給你推薦兩個點,一遠一近,很有代表性的兩個村莊。”

他介紹,兩個點,一個是五六十公里外的兵書閣村,多年來因交通不便一直藏在深山中;另一個則是縣城所在地雙江鎮的琵琶村,雖然離城里不算遠,但同樣因交通所困,“現在靠肩挑手提行不通了,我們日夜不睡也干不過人家。”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我們都靠得交通。”縣委宣傳部的吳祥淼告訴記者,85年前,紅軍是走過咱們通道鄉里的彎彎山路通向了長征勝利,現在,我們也是靠打通了山里和山外的通道,在脫貧攻堅戰上一路凱歌。

清晨,我們迎著夏日的朝陽趕到兵書閣村時,村主任楊明智正在開黨員會,謀劃進一步發展村里的產業。

看到記者來采訪,他非常高興,帶我們在村里轉了一圈,山清水秀、村道通暢、產業興旺,一幅欣欣向榮的新農村景象。

楊明智介紹說,以前村里就一條石板路通向外地,先人們在村頭修建了一座閣樓取名兵書閣,“我們小時候在這里念書,據說以前在樓上藏了兵書和兵器,以抵擋土匪入侵。”

村里山核桃、楠竹資源非常豐富,大山郁郁蔥蔥。均因大山阻隔,雖有茂林修竹,但變不了經濟效益。“近年來,扶貧工作隊來了之后,重視基礎設施建設,村里才大變樣。”

楊明智掰開指頭如數家珍:“新建了榨油廠、竹筍加工廠,還有生態產業園呢!”

記者碰到長沙市天心區的幫扶人員鄧富鐵等正在山上的生態產業園采蜂蜜。他說,這深山中的蜂蜜環保,非常好賣,160 元1公斤。目前,天心區對口幫扶通道脫貧致富,除了養蜂外,還有一系列幫扶項目。

在楊明智看來,首先是交通將山門打開,脫貧致富的路子就好走了。除了村里辦的廠子外,村民自發建了一些個體養雞場,外地客商直接開車來收,一只1公斤左右,賣98 元,“大山里的雞就像鳳凰。”

而在琵琶村,我們見到的景象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在上海打工的楊旭之所以回鄉發展,也是因為村里的路修好了。他說,出身農村,靠山吃山,但是前些年做了些山貨賣不掉,因為交通不便利。前年冬天,母親欣喜地給他打來電話,說家鄉的路修好了,現在很方便。楊旭回來一看,春節過后便決定留下來。

如今,他與哥哥合辦了養豬場,從家里到縣城屠宰場十多分鐘就能將肥豬送到,由于肉質好,一些辦喜事的買家特意與他聯系,定購他的豬肉。在他的帶動下,村里建起了養殖合作社。

不僅如此,楊旭還作為村里的致富帶頭人到懷化、長沙等地學習種養技術。現在,他又在山上建了櫻桃園,利用發酵有機豬糞作肥料生產生態水果,等結果后利用現代網絡線上線下一起銷售,前景肯定好。

正如這位通道新農人所說,路通了,打通的不僅是交通,各種信息也會撲面而來。“打開山門,迎來的將是無限春光。”

版權聲明:本網所有內容,凡注明“來源:懷化日報”“來源:邊城晚報”“來源:掌上懷化”“來源:懷化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懷化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懷化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大王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